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你的位置:股市炒股配资_按天配资_按月配资_线下配资官网 > 股市炒股配资 > 储能大时代丨“大储”的低价博弈:无法摆脱的内卷与强者的作为

股市炒股配资

储能大时代丨“大储”的低价博弈:无法摆脱的内卷与强者的作为

发布日期:2023-11-09 13:46    点击次数:169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费心懿上海报道

  储能系统的集采报价已连续多月骤降。

  根据CNESA DataLink全球储能数据库的不完全统计,7月份,2小时磷酸铁锂电池储能系统(不含用户侧应用)中标均价为1.106元/Wh,同比下降26%,环比下降3%;EPC中标均价为1.419元/Wh,同比下降25%,环比下降13%。

  储能系统集采频现低价

  随着电池级碳酸锂价格从去年12月的最高点56万元/吨回落,储能电芯报价出现了显著的下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六七月走访调研时了解到,去年储能项目电芯价格最高时超过1元/Wh,而今年电芯报价约下降了30%以上,至每瓦时六毛多。

  科士达(002518.SZ)7月27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材料价格下调降低了储能的系统成本,进一步扩大光储业务市场需求。

  近日,储能集采中频现低于1元/Wh的系统报价,一度引发市场热议。

  8月14日,国投广西钦州浦北共享储能(一期)项目储能设备采购(二次)中标候选人公示。一、二、三名中标候选人分别为远景能源有限公司、平高集团有限公司和许继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上述三家公司分别以0.92元/Wh、0.91元/Wh、0.934元/Wh的报价入选。

  7月18日,中国能建2023年度磷酸铁锂电池储能系统集采项目中,比亚迪分别在0.5C和0.25C标段报了最低价,0.996元/Wh和0.886元/Wh。

  一家储能系统集成商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吐槽,这个报价像我们这样的第三方集成商几乎是不可能赚到钱,只有拥有电芯产能的企业能够做。

  事实上,材料成本降低带来需求的暴增,但市场竞争也愈演愈烈 。对于储能的电芯及集成环节的卖家而言,卡位是比赚钱更重要的事情。“不少单位在采购系统时会要求使用前三的电芯品牌,这就使得储能行业的马太效应开始显现,为了卡位我们不得不通过压低产品报价来获取订单。”从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当外界对于“每瓦时低于1块钱的系统不可能赚钱”的质疑声不断时,上述不愿具名的从业人士还给出了另一个层面的解释,即预判碳酸锂价格未来会继续下跌。这是因为,对于集采大单而言,通常存在一定的供货周期。

  这也是外界看到系统报价日趋“内卷”背后的合理性——“押注”碳酸锂价格继续下行。

  但机遇与风险往往并存,碳酸锂价格的下跌令下游的电芯环节备受煎熬。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的电池系统产能为254GWh,而产量仅为154GWh,产能利用率跌至60.5%,闲置产能达100GWh。此外,其还有100GWh的在建产能。

  值得一提的是,另一个储能系统的降本逻辑是新的设计方案。例如,比亚迪发布的魔方储能系统,采用CTS(Cell To System)集成技术,即电芯到系统一体化,刀片电池集成时可以实现无pack、无模组。系统设计的简化也成为降本的另一条重要路径。

  储能平价目标艰巨

  今年储能电芯的势头火热。海辰储能、湖北楚能、海基新能源等储能专用电芯的“新贵”玩家横空出世;远景动力、天合储能、晶科能源等一票“风光系”玩家开始延伸到储能电芯的生产制造;宁德时代、比亚迪、亿纬锂能、鹏辉能源、欣旺达等老牌锂电企业推陈出新,寻找在动力、3C电池之外的第二增长曲线。

  尽管市场仍在快速膨胀,可观的出货规模增量并不能掩盖产能可能过剩、洗牌即将发生的信号。为了生存下来,低价在所难免,更低的价格还在刷新。

  “为加速新能源及新型储能产业规模化落地,到今年底,楚能新能源280Ah储能锂电池将以不超过0.5元/Wh的价格(不含税)销售,价格同比降本约40%。”在近日的一场论坛上楚能新能源董事长代德明公开宣布,储能锂电池市场将正式进入0.5元/Wh时代。

  楚能新能源同时宣布,对产品质量按照行业标准进行质保,该价格不受上游碳酸锂价格波动的影响,可维护市场价格稳定,有利于行业稳定发展。

  这是首家正式对外官宣储能电芯售价的企业,但并不是首家提出储能要大幅降本的企业。而电芯0.5元/Wh的报价折算到度电成本,距离新型电力系统所需要的“储能平价”的目标而言依旧是奢侈的想象。

  在今年6月举办的一场新型储能投融资研讨会上,海辰储能董事、副总经理庞文杰提出:“到2025年底,度电存储成本可以降低50%至两毛钱左右。”庞文杰还给出了具体时间节点,他预计,到今年底、2024年初,储能度电成本就能降低20%;到2025年底,储能度电成本将会降低50%,做到两毛钱左右。

  协鑫集团董事长朱共山也曾说,协鑫有信心带动新型储能的单位成本2025年前后达到0.2元左右甚至更低。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度电成本通常是指全寿命周期的度电成本(LCOS),需要结合初始投资成本、运维成本、系统循环寿命、系统寿命及年衰减率等综合计算。

  而之所以将单位成本0.2元视作一个重要门槛,是因为电化学储能的一个重要“对手”是抽水蓄能。目前,抽蓄的平均度电成本在0.21至0.25元/KWh,相较其他技术路线的全生命周期的度电成本最低。

  储能是构成新型电力系统源网荷储一体化闭环中的最后一环也是最重要的一环。但目前,其依旧是一个极其昂贵的设备。海辰储能联合创始人、总经理王鹏程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了储能降本的四个方向,一是通过材料降本,主要通过对新材料体系导入,启动回收生态,锂材料正常回归。二是制造成本着手,实现设备及产线投入降本。三是产品成本,技术迭代降本,通过产品循环寿命的提升,实现全生命周期的产品降本。四是售后成本,更加专注提供易安装、低维护、高可靠的储能专用产品,降低全生命周期售后成本。

  平价,是储能的必由之路。朱共山认为,光伏平价的下一站是锂电平价、储能平价、光储同寿。